九九中文網,小說推薦

獵奇之安魂愿 三百九十四章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祁心月見著笑了的幾人,面色微紅,挺直了小胸部道“等下次花貍成親,我一定送你一對金的!”

    頤蓮聽聞毫不留情的指著祁心月笑著道“你現在就是個小屁孩!說什么都是童言無忌!”

    花貍笑著搖了搖頭,接過了祁心月手中的耳墜道“多謝心月。”

    說著把那對耳墜帶在了耳朵上。

    花流笑著道“好了,該換喜服了,外面的客應該都來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花貍點了點頭,起聲走到一個柜子前,從柜子里的小匣子里拿出了曾經幽篁送來的那塊紅色蓋頭。

    看著衣柜里大紅的喜服,花貍眼里都帶著笑。

    花流見此,帶著頤蓮和祁心月出去了,留下了花貍一人。

    花流低聲道“你送花貍續命符,因該是知道了什么。不管知道什么,今日別說,今日是花貍大喜之日,人間忌諱提不好的話。”

    頤蓮笑著應道“流姨,頤蓮心中有數的。”

    花流點了點頭,看著院子里已經站滿了鬼仙,笑著道“今日幸苦各位來的如此早了。”

    鬼仙們看著走過來的花流笑著道“流姨嚴重了,今日王與花貍姑娘大婚,都是喜事,不見外。”

    門口坐著的張天灸手執筆,一本正經的在禮譜上寫的禮品,地上已經放了一大堆奇怪的東西,張天灸依舊面不改色的坐著。

    趙言白手中抱著一個小嬰兒,坐在張天灸的身旁,道“你這個寫的有錯,那人送的是亡魂丹,不是亡魂草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看了一眼那個丹藥,面不改色的裝進自己的懷里,拿出一株草丟在了禮盒之上道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趙言白看了一眼張天灸懷里鼓鼓的,低聲道“你別太明目張膽了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理所應當的應道“我要養孩子。”

    趙言白聽聞看了一眼懷里的孩子,無言以對。他懷疑張天灸急沖沖趕回來不是來喝花貍喜酒的,是來順花貍丹藥的。

    川烏和他的爺爺瞎忙著給院子里的人倒水,送吃的。

    川烏對著他爺爺道“以往也沒有見花貍姐姐有這么多的朋友親戚,這都是從哪里冒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川烏的爺爺看著日頭漸起,院子里的人腳下卻一個影子都沒有。

    手不受控制的顫抖著,應道“小孩子別亂說話,好好伺候著大爺們。”

    川烏的爺爺說完,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,心中哀嘆,花貍姑娘哪里結交的妖魔鬼怪!花貍姑娘究竟知不知道,這些沒影子的人形是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等吉時快到時,韓塵珠才急沖沖朝著花貍住的地方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著坐在門口的張天灸和趙言白,喘著氣笑道“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不說話,用筆點了點禮薄。

    趙言白厚著白凈的臉皮,道“韓姑娘許久不見,請隨禮。”

    韓塵珠笑呵呵的從懷里掏出一疊銀票,道“一千兩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毫無興趣的把銀票丟在了還魂草上,淡淡的記上了一筆。

    韓塵珠看著趙言白懷中的孩子有些好奇,卻沒有多問,只是道了一句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說完就急匆匆的朝著花貍的房間過去了。

    隨后而到的就是圣韻。

    還沒等張天灸點禮薄,圣韻就丟下一千兩,進去了。

    張天灸看著銀票,眼中沒有一點喜意,道“人間的人真是無趣,送了送銀子,就是銀子,一點意思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趙言白看著不滿收銀票而不滿吐槽的張天灸,低聲道“你送的也是銀票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聽聞也是一副興趣淡淡的模樣道“所以才說無趣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話音剛落,就聽見遠處傳來吹吹打打的聲音,立即起聲把禮全部收進屋內,一把關上了大門。

    趙言白一臉不明白的看著張天灸道“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張天灸黝黑的臉上露出一笑道“好不容易遇上花貍成親,不攔著點開門禮,有些對不起花貍。”

    趙言白抱著孩子轉身道“我回屋了,外面太吵了,不能吵著語兒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看著孩子奴一樣的趙言白,眼神都帶著暖意,點了點頭。心里再次感慨,留下這個不是自己的孩子,看來真是不錯的選擇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鬼仙們驚訝的看著關上門的張天灸,這人真是大膽,雖然不曾經過,但也對成親的事有所聽聞,從未聽過關大門的。

    騎在馬上的幽篁看著緊閉的大門,輪廓分明的臉上喜色未改,看著那扇關著的門不說話。

    云槮和靜鶴走在前面對視了一眼,云槮道“應該是丹宵關的門,他就喜歡鬧一鬧。”

    靜鶴道“雖然有所耳聞,因該是他吧。”

    此時的丹宵正抱著酒壇坐在自己的殿堂內,喝的酩酊大醉,不醒人事的模樣。

    南酒仙停在丹宵的身旁道“花貍要出嫁了,你若是再不醒,我就先離去了。”

    醉倒在地上的丹宵沒有任何的反應。

    南酒仙低聲道“情誼不止于男女,有千萬種,你別給自己定錯位了。”

    南酒仙帶著警告的言語說完后,就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丹宵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。

    靜鶴走到門前道“要什么,開門說一聲。”

    張天灸想都沒想直接道“丹藥。”

    靜鶴輕聲一笑,隨即一堆丹藥就出現在了張天灸的腳邊。

    張天灸驚喜多過于驚訝,看著憑空出現的丹藥,從袖子里拿出一個袋子裝了起來。

    裝好后,張天灸道“好的草藥什么的也點。”

    靜鶴聽聞,笑了笑,果然是練藥的。

    張天灸看著再次出現的藥材,看了看略小的袋子,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大門,把能裝的藥材裝了起來,不能裝的,連抱帶兜的抱回了房間。走時還不忘抬腳把門打開。

    南酒仙出現在花貍的房間中,笑著道“好在來的不晚。”

    花貍蓋著紅蓋頭,笑著道“來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南酒仙從腰上取下一個小玉壺,系在了花貍的腰間道“這酒叫醉生夢死,一滴變能使人怕飄飄欲仙。”

    花貍笑著道“以前聽聞就有,你一直視若珍寶,沒成想,你會送我。”

    南酒仙笑著道“誰讓你是我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。99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99zw.cn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电玩城捕鱼 湖南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排列三开机号试机号10 p2p投资理财平台源码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现场开奖 甘肃十一选择五助手 七星彩前四位投注技巧 辽宁35选7走势图 四川快乐十二今天结果 澳洲幸运10是官方的吗 好运快3是国家的彩票吗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什么意思 三全湾仔码头水饺对比 股票行情京东方 黑龙江11选5开奖果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中奖查询 海南体彩4 1开奖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