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網,小說推薦

拜見君子 第684章 只能留下文明的痕跡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未知的永恒黑夜中。

    那塊石頭上的字跡十分潦草,看起來就像剛寫下一樣。

    字跡如新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顏山的字跡。

    這讓封青巖稍微松了口氣,難道在不久前,還有其他人走進永恒黑夜?

    不過在此時,他有些詫異起來。

    他走進永恒黑夜并沒有多久,大概是走出數十里的樣子而已。這么短的距離,以及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,就有人承受不起了?

    這永恒黑夜就有那么可怕?

    他在詫異間,就沒有再使用“破虛見微”神通,拉著繩子靜靜往前走,看看永恒黑夜是否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觀里,天地間沒有一點光亮,沒有絲毫的聲音。

    黑暗和死寂得可怕。

    但是,對于文相級別來說,應該還可以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不過,若是時間超過一個月,乃至是數個月,就不好說了,說不定就連大儒級別都承受不起,真有可能會瘋。所以,最好就是加快速度,以最短的時間穿過永恒黑夜,免得承受不起無盡的黑夜……

    在封青巖看來。

    永恒黑夜十分考驗意志。

    意志強者,可以承受更長的時間,可以忍耐更久的寂寞;但意志弱者,因為忍耐不了無盡黑暗,天地間沒有絲毫的聲音,自然就很容易崩潰,會瘋……

    走著走著。

    封青巖猛然停下來。

    他發現自己,不知何時失去了方向感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不知往哪個方向走去,似乎是直走,似乎是左拐,似乎是右轉……

    似乎往哪里走都對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西方只有一個方向,不可能往哪走都是。

    但是封青巖卻覺得,往哪里走都是西方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他一路幾乎是直線行走,應該直走才是西方。但是此時,他竟然無法確定自己是否一直是直線行走……

    他想了想,似乎之前有拐過彎。

    似乎又沒有。

    這讓他臉色變了變……

    這時,他依然沒有使用“破虛見微”神通,而是仔細感受天地,看能不能辨別出方向。

    但失敗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哪個方向才是西方。

    似乎在永恒黑夜里,根本就沒有東西南北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封青巖終于領教到永恒黑夜的可怕。

    永恒黑夜最可怕的,或許不是沒有絲毫的光亮,更不是沒有任何的聲音,而是沒有任何的方向感。

    不知東西南北……

    身在永恒黑夜中,讓你辨別不了方向。

    眨眼間。

    將近半個時辰過去了。

    封青巖還是無法辨別方向,不知道哪個方向才是西方,完全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走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使出“破虛見微”神通。

    但是,即使在永恒黑夜中能“看”見了,他還是不知道哪個方向是西方。

    他沒有參照物來辨別方向。

    他頓時傻眼了。

    原本憑著“破虛見微”神通,讓他有底氣去嘗試一下,誰知道卻把自己玩死了。

    封青巖張著嘴巴,一句話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這是不作就不會死?

    他倒是沒有著急,畢竟可以在永恒黑夜視物,還是有底氣的。此時,他在認真思索著,該如何找回方向……

    回到走過的路?

    但是,他不一定能夠回到走過的路。

    他不時踏空而行,不時踩著黑土飛掠,所以不一定能夠通過腳印、車印,回到知道方向的路段。

    不過他在永恒黑夜中可視,還是有一定的機會走回去。

    這只是笨辦法,只能最后使用。

    還有其他辦法嗎?

    他思索著。

    但在此時。

    九歌和青莽卻是緊張不已。

    他們在永恒黑夜里,猶如瞎了聾了般,內心多少有些不安。而且,永恒黑夜隔絕傳音……

    封青巖拍了拍青莽和九歌,示意他們稍安勿躁,就立即飛身而起,上永恒黑夜的天宇看看。

    但永恒黑夜的天宇,似乎沒有盡頭般。

    封青巖最終沒有一直飛上宇,以免飛了幾天幾夜都飛不到盡頭。而且,飛到天宇的盡頭,不一定有用……

    倘若有用,就會有人走過永恒黑夜。

    此刻他懸浮在高處使用“破虛見微”神通,看看能不能尋到自己走過的痕跡。

    但黑土漆黑一片,什么都沒有看到。

    這讓封青巖心里一驚,難道他走過的痕跡都消失了?但是,石頭上刻畫的文字,為何會留下來?

    既然石頭上刻畫的文字都沒有消失,為何他的痕跡會消失?

    封青巖的眉頭微微皺起來。

    此刻站在高處。

    他能夠大概看到方圓數十上百外的地面,即使是上千里都能夠模糊看到……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在方圓數十上百里內,黑土上并沒有他的痕跡。

    或許是太淡了看不清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就走下來,幸好沒有迷失,要不然是再次作死了。

    轟——

    封青巖以手作劍,一劍斬出,地面立時出現一個長坑。

    其實并沒有聲音。

    此時他就靜靜看著長坑,大概半個時辰過去,長坑依然在,并沒有消失,又讓他有些疑惑起來。

    難道他走過的痕跡,其實并沒有消失?

    只是沒有看到而已?

    他滿臉疑惑四看,還是無法辨別方向,一時之間不知往哪走。但是,不知為何,他還是不著急……

    當他的目光,回到長坑上時,卻猛然怔住了。

    長坑不知何時消失了。

    地面恢復原樣。

    這?

    封青巖心中有些震驚,這是怎么回事?是長坑恢復了原樣,還是此刻的腳下,不再是長坑所在之地?

    片刻后,他再次斬出一個長坑。

    一直盯著看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過去,長坑依然在,并沒有消失。

    這時他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眨眼間,又半個時辰過去了,長坑依然沒有消失,讓他的眉頭緊皺起來。

    這已經一個半時辰了。

    他就沒有再盯著長坑看,去拍了拍青莽和九歌,免得他們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當他再看回長坑時,長坑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見鬼了!

    封青巖心里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但此刻,他亦有所猜測,第三次斬出一個長坑,看了片刻就轉頭數息再看回去。

    長坑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這時他基本弄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當他的視線不在長坑上時,長坑就會迅速恢復原樣。

    于是,他第四次斬出一個長坑,猛然轉一下頭再猛然看回,長坑果然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它真的在瞬間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為何會這樣?

    封青巖有些想不明白,好奇之下就再次斬出一個長坑,蹲下身子把手放在長坑里,接著猛然轉移目光再轉回來。

    長坑恢復了原樣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手卻沒有任何的感覺,似乎一直放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這讓封青巖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永恒黑夜里的黑土,到底是什么存在?它的瞬間恢復,讓人看不清,更讓人感受不到……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為何文字可以存在?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便寫下“君子”二字,接著轉過頭再看回來,地面上的“君子”二字還在。

    于是他寫下“鳳鳴”二字。

    還是沒有消失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干脆寫下一篇儒家經典……

    文字還是沒有消失。

    這也是說,其他痕跡會瞬間消失,但文字卻不會?

    為什么呢?

    他思索一陣后,在另一處地面作了一幅畫……

    畫是作出來了,但是沒有絲毫的威力,這讓他臉色微微一變。在他寫字時,就隱隱約約覺察到了,但是沒有最終證實。

    接著他再次試驗。

    字在,但字的威力不在。

    畫在,但畫的威力不在。

    不論是字還是畫,在永恒黑夜中,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字畫。

    這是黑土的緣故,還是畫君、書君在永恒黑夜中,失去了一切的力量?

    此刻他回到牛車,拿出筆墨紙硯作畫寫字。

    威力還在。

    這讓他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發現有些字畫在永恒黑夜中,減弱或失去了威力。

    例如迸發文光的字畫。

    經過他多次的試驗,得出一個結論。

    在腳下的神秘黑土上,他可以留下文明的痕跡,例如文字、書畫等,而其他無法代表文明的一切痕跡,都會在瞬間消失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封青巖對腳下的黑土越來越好奇,居然只能留下文明的痕跡,其他的一切痕跡都會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“破虛見微”神通,卻無法看透腳下的黑土。

    這讓他十分惋惜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事情,還是走出永恒黑夜……

    雖然此時還無法辨別方向,但是不知為何,他心里真的不急,似乎自己有辦法可以辨別。

    只是一時沒有想起而已。

    是什么辦法呢?

    封青巖一邊走一邊思索。

    不久后,看到前面不遠處的石頭上,似乎刻有文字的痕跡,就好奇走上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三個月了,整整三個月了,還是沒有找到出路,路在哪里?”

    字跡如新,十分潦草。

    但是,這是屬于另外一個人的字跡。

    “我快要瘋了,我快要承受不了了,這天地沒有絲毫的光芒,沒有任何的聲音,死寂得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石頭上的字跡有大有小,十分潦草。

    但像是剛剛寫下一樣。

    封青巖感嘆一聲,文字的主人被困了三個月,怕是支撐不了多久。而他,似乎亦差不多,一樣被永恒黑夜困住了……

    這是他自己作死造成的,于是給自己翻了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他還有眼睛可以看,所以還是不急。

    這是他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“多少天了?我、我不記得了,我感覺我快瘋了,我似乎出現了幻覺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遇上了一塊刻有文字的石頭。

    數日后。

    封青巖遇了一塊大石。

    而且,大石被人劈得十分平整,上面刻寫著一個個飄逸的文字,似乎是一篇文章……

    封青巖好奇閱讀起來,心里頓時有些驚嘆。

    這文采十分非凡。

    “陳景?”

    當封青巖看到最后的落款時,微微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這一篇相當出彩的大儒文。

    倘若在周天下,必定能夠綻放出耀眼的光芒,甚至還會生出各種驚人的異象。

    于是封青巖拿出筆墨紙硯抄錄下來。

    倘若有一天回到周天下,便把陳景的大儒文重現世間,畢竟是儒教的前賢……

    當他把筆墨紙硯放回牛車,順便瞥了一眼彼岸花時,整個人頓時有些石化了。

    接著,猛然拍一下腦門。

    黑陶花盆中的彼岸花,一直指向西方。

    唉——

    封青巖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總覺得,會有辦法在永恒黑夜中辨別方向,原本是彼岸花盆……

    彼岸花果然沒有讓他失望過。

    不過,他不敢再亂來,還是在地上留下了一些標記,以免發生意外。

    “十日過去了,還是沒有走出永恒黑夜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顏山的字跡。

    這讓封青巖心中一喜,但接著更加擔憂起來。畢竟數個月過去了,不知道顏山有沒有走出永恒黑夜?

    倘若還沒有走出永恒黑夜,顏師弟能夠繼續支撐下來嗎?

    他想到此,就加快了腳步。

    這時有彼岸花指路,倒是沒有再迷失方向,心情頗為放松。

    但是走著走著,就猛然停下來了。

    他走著永恒黑夜,倒是有一種亡魂走接引之橋的感覺,一樣會迷失,一樣需要彼岸花指引……

    他的眉頭微微蹙起來。

    難道永恒黑夜與接引之橋有關?

    或有些相聯之處?

    “隔絕了一切聲音,一切光線……”

    封青巖認真思索起來,接著就神魂出竅,卻看到驚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的神魂看到灰暗無比的天地,雖然天地十分灰暗,可視度很低很低,但是的確看到了。

    為何神魂可以看到?

    封青巖心中十分疑惑,對永恒黑夜越來越好奇了。

    不過,神魂還是沒有聽到聲音……

    他的神魂還沒有回到軀體,繼續好奇打量著天地,仔細感受天地間氣息,難道永恒黑夜適合亡魂?

    他的神魂感受到永恒黑夜十分溫和。

    并沒有什么不適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永恒黑夜的確更加適合神魂。

    或者說是亡魂。

    難道永恒黑夜真與接引之橋有關?

    或者,與幽冥有關?

    封青巖一邊走一邊好奇思索,卻是無法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會走出永恒黑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再次看到顏山所留的文字。

    但一路上,他看到更多的卻是無比潦草,猶如瘋了般的文字,以及一具具的骸骨……

    他對顏山越來越擔心了。

    畢竟世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不僅有“破虛見微”神通可視,還有彼岸花指引方向,誰人可及?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有人?

    此刻他發現前方數十里外,竟然有一道人影飛掠而過。

    猶如瘋了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99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99zw.cn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电玩城捕鱼 pk10再谈重号稳赚法 河北11选五怎么看号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福利彩票欢乐生肖规则 股市行情查询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上海11选五今日开奖结果 短线炒股群 黑龙江36选7开奖数据 快乐10分走势图 同花顺炒股怎么开户 秒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 广西快乐十分网址下载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理财通怎么提现 澳洲幸运5在哪个网站可以